其它

#旅知故事 018:日本北海道 馬拉松不輕鬆

今天分享故事的是旅知網的工程師Max,畢竟別的員工都分享了,他也只好硬著頭皮上陣。Max的旅遊好像都不太放鬆,曾經騎單車環島,即使去法國巴黎也選擇單車做交通工具。他最近去了印度班加洛爾(Bangalore, India)和北海道札幌(Sapporo, Hokkaido),但都是為了參加比賽,印度是創業比賽,心得可參考這篇,北海道則是馬拉松,心得也就是這篇。他下一個想去的是美國



Max平常就有跑步習慣,邊跑邊享受微風拂過耳際的暢快。某天在同事的慫恿之下,意外報名了人生的第一個馬拉松比賽,地點在北海道札幌。為什麼說是意外?因為同事說很容易報名額滿,所以要提前半年報名,Max當時沒太注意細節,後來後悔都來不及了,因為同事連機票和飯店都一起搞定了。

首先北海道馬拉松的時限比別的比賽短,只有五小時。相形之下,台北富邦馬拉松可以跑五個半小時,太魯閣馬拉松則是佛心來著的六小時。除了總時數不能超過五小時,北海道馬拉松最殘忍的是在沿途設下12道關卡,幾乎每四千公尺都有一個,沒在時間內通過,就視同棄權,直接被殿後車載走。换句話說,全程都沒有機會休息了再衝刺,一定要緊跟著隊伍。

比賽當天,第一次跑馬拉松的Max,自然被分到E組,也就是排在最後出發,不會擋到頂尖跑者的最後一組。即使如此,放眼望去同組的跑者也頗有職業級的架勢,排汗衣,馬拉松鞋,運動太陽眼鏡一應俱全,有些還自備糧食水袋和噴霧式沙隆巴斯。只穿著T恤,短褲與慢跑鞋的Max在氣勢上大輸一截。

開始跑之後,Max更發現日本人真不是玩玩的,前10公里,幾乎沒人休息。事實上,他經過5公里的飲水站的時候,其實已經很渴(當天氣溫30度),也不好意思停太久,抓了水杯繼續跑。

這一路上綿延不絕的日本觀眾非常熱情,不斷地跟每個跑者加油打氣,有學校樂隊演奏,也有日本男女老少邊拍手邊喊「甘巴爹」(頑張って),有些還準備飯糰供選手補充能量。也因為這樣,Max大受鼓舞,跟著隊伍不斷前進。

下圖是Max通過10公里處,他是右下紅色那位跑者:



到了12公里時,Max越發沈重的步伐跟酸痛的膝蓋開始抗議,畢竟Max以前最多只跑過10公里,但看到路邊的小朋友頂著大太陽,決心再撐下去。

往前的每一步其實都是折磨,Max全身都在尖叫,叫他不要再跑了。到了15公里處,只剩腦袋還想前進的Max,雖然不甘心,腳步也漸漸抬不起來了。這時候一旁小孩子的加油聲聽起來變得刺耳,Max承認,他一度很想把小孩子拖下來一起跑,大概就像野原美牙把蠟筆小新抓起來修理那種感覺。

「你們以為我不想跑嗎?在路邊喊喊加油看我們受苦可真輕鬆啊。」Max當時心中的OS大概是這樣的。

終於又撐了一段,Max突然從眼角瞄到警車逼近,車上的日文廣播雖然聽不懂,但身旁的人都失望地停下腳步,Max知道下個關口已經關閉,他們都慘遭淘汱。Max也只好停下腳步,坐在路旁等著大會提供的巴士,俗稱的殿後車回收車垃圾車,把他送回起點。最後Max跑了17公里。

在車上Max想起自己不自量力,雖然是被同事陷害,飛來挑戰北海道馬拉松,感到非常羞愧。而車上的其他日本人也有同樣的心情,安靜的不得了,大家都刻意看著窗外的景色,深怕四目交接會不知道說什麼話安慰彼此。

Max低頭才意識到他身上穿著印有Taiwan的T恤,不動聲色地調整胸前的號碼布,技巧性地把Taiwan遮住。

經過這次比賽之後,Max決定更加緊練習,累積比賽經驗。所以Max已經報名今年11月3日舉辦的太魯閣馬拉松半程組(21公里),請大家相信他,有一天他一定會跑完全程42公里的。但他勸大家如果要去日本跑,還是先從京都或是那霸馬拉松開始比較好,兩者都是限時6小時而且不在夏天,北海道的5小時夏日豔陽馬拉松實在太硬了。

最後Max要感謝那些加油的日本群眾和跑者,因為他知道,如果沒有他們參與,這一切不會那麼值得紀念,他也不可能撐那麼遠,也不會想再繼續跑下去。



隨此文,旅知網為大家準備札幌和小樽的一些照片,包括上圖的北極熊,在札幌動物園有三隻可以觀賞喲。